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杜鹃鸟和斑鸠

    杜鹃鸟在枝头啼鸣甚哀, 母鸽隔着枝儿热情关怀。 “你的鸣声为何这样哀怨, 莫非伤感春之将去冬将来? 随着春归去,爱情亦将逝, 阳光也不再和煦可爱!” “亲爱的,我怎能不伤怀? 你替我评评,公理何在! 春来我曾幸福地恋爱, 我作了母亲,有了后代。 准

  • 椋鸟

    尽管每人都有自己的才能, 有人却对别个的成就眼红。 明明自己不懂那行业务, 却还海阔天空,乱吹一通。 我这里有个建议诸君请听: 各人该做自己懂得的事情, 如果你们想把事儿搞得成功。 椋鸟从小学会了金翅雀的啼声, 它学得惟妙惟肖好像天生。 林子里都喜

  • 年轻的大乌鸦

    鹰俯冲而下掠过羊群, 叼了一只羊羔,又复腾空。 年轻的大乌鸦看在眼里, 便在心底里暗自思忖: “血污反正一样玷着爪子, 要抢劫,就要抢劫得凶。 鹰中自有一些软松包, 难道羊群里只有小羊羔? 要是我,就抓最好的目标。” 那鸟儿腾空而起俯视羊群, 它用

  • 两只狗

    “你凭啥睡在卧室里 高枕无忧, 而我却缩在草堆里 一冻一宿。” 卷毛狗问 哈巴狗。 “凭的什么?” 哈巴狗回答说, “其中的奥妙, 可以一语道破: 主人要你, 为的是添把‘看家锁’, 主人要我, 为的是玩乐。” (陈际衡 赵世英译)

  • 运货车队

    一列拉着陶瓷罐儿的货车 到达山顶,面临着下陡坡。 管事人吩咐其余车辆待命, 他驾驭着第一辆车儿先行。 驾辕的那匹大马着实干练, 骶骨顶着车辆,步稳行慢。 山顶上有匹马儿年纪轻轻, 它一边观望,一边不住批评: “哎呀!这事实在太稀奇。 它是素负盛誉的

  • 农夫与斧子

    一个农夫伐木造屋, 他对自己的斧子总过不去。 斧子变钝了,他越发恼怒, 自己胡砍一气,却怪罪于斧。 他的严厉的责骂声不住, 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 有一次他骂道:“不中用的东西, 今后砍树我不再用你, 你只配用来削削细枝。 别人非用斧不可的场合,

  • 乌鸦与母鸡

    当年斯摩棱斯克公爵 为了抗击敌寇设下奇谋, 给新的汪达尔人布下罗网, 撤出莫斯科让他们走向灭亡, 于是所有居民,不分年幼年老, 集中起来,不失分秒, 一齐涌出莫斯科城门, 好像蜂群涌出蜂房。 乌鸦在屋顶上看到这一片惊慌, 擦擦鸟嘴,心平气和地看热闹

  • 狼与牧人们

    狼溜近牧人们的住房, 隔着篱笆偷偷地张望: 牧人们正在开剥一只最肥的羊, 几只猎犬静静地卧在一旁。 狼忿忿离去,心中暗伤, 他懊恼地自己对自己把心思讲: “朋友们,假如是我干这勾当, 你们岂不要大肆声张?” (何世英译)

  • 从前有过一条小狗, 主人待它很优厚。 它本该知足,吃喝不愁, 但它有偷嘴毛病,实在糟透。 只要家里藏着一块肉, 它立即把它悄悄衔走。 主人对这狗用尽了办法, 改掉它的毛病竟不能够。 最后来了一位朋友, 他给主人出了一条计谋: “朋友,表面上你很严厉

  • 山雀①

    一只山雀飞临大海之上: 它夸口说, 要把整个大海烧光。 这番话立刻在全世界传开。 恐惧笼罩着涅普土诺斯②京城的居民; 鸟儿一群一群飞走, 许多走兽从森林里跑出来想看热闹, 看那海洋将是怎样炽烈燃烧, 据说,那些吃惯白食的猎人们, 听了这不胫而走的传

  • 狐狸和旱獭

    “狐君今去何方,如此匆忙?” “我被遣发出境,实在冤枉。 你知道,我原担任鸡舍法官, 力忙公事已把健康损伤。 废寝忘食操劳反受诽谤, 落了个贪污罪犯的下场。 如果听信诽谤,世上好人哪有? 我何须贪污,难道我存心自找? 请你说句话儿为我作证, 你可曾

  • 鹰和蜜蜂

    有人在众目所瞩的舞台上活动, 他很幸福,他有力量和信心。 全世界都看到他的伟大功勋。 有人默默无闻,但也同样光荣。 他不求荣誉,愿献劳动与安宁, 为大众而劳动的念头足慰生平。 鹰看到花丛里忙碌的蜜蜂, 他带着不屑的神情发表言论: “蜂儿啊,我对你

  • 庄稼人与猴子

    庄稼汉生在世上自食其力, 庄稼汉辛勤劳动汗水淋漓, 庄稼汉日复一日耕作不息, 在劳动中成果可期。 一位行人路过此地, 对庄稼汉夸赞不已。 听见了这番夸奖, 一只猴子也想 靠“劳动”来攫取荣光。 它虚荣好强, 妒火满腔, 开始东奔西忙。 它抱起一块大石

  • 机械师

    有一个人购置了房产, 房子虽老,修得却很讲究齐全。 坚固、舒适,样样叫人心欢, 惟有一点买主感到不满, 就是房子离水源有点远。 这人是位机械师,颇为能干。 他想,“房子已是我的, 该由我来把它改建, 用机械当可把它迁到河边。 只要屋基下安上轮子,

  • 狼与鹤

    狼类是贪牲嗜血的东西, 嚼吃起来,连骨头也不愿吐弃。 一天,有只狼就碰上了倒霉事, 差点儿让鲠骨卡死。 它说不出话来,也难呼吸。 眼看着生命就要结束。 凑巧走来灰鹤一只, 狼求他解救,打着手势。 鹤把头颈伸进了狼嘴, 钳出了骨头,费尽了力气。 灰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