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春天,想念那些花儿

    听朴树唱《那些花儿》,听得心里思念涌动。他在歌里唱着:她们在哪里呀?她还在开吗?歌声有温暖也有淡淡的伤感,是一种对岁月流逝的惆怅和对朋友的想念与淡淡牵挂。 被优美的旋律触动,我想起了分散在不同城市的朋友们。 我知道,留守在家乡的那些花儿,她

  • 淡淡友谊香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还是那个我,偶尔做做梦,然后,淹没在这喧嚣的城市里。 我不会了解,这个世界还会有这样的一个你;让我回味,让我心醉。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不会相信,有一种人可以百看不厌,有一种人一认识就觉得温暖。 其实很想念曾经,关于那些人

  • 友谊

    友谊是一首无字的歌谣,总在我耳边轻轻回响;友谊是一杯纯净的水,总在我心里慢慢流淌。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犹如一片汪洋的大海,上面挂着一轮火红的太阳。太阳下有一群天真可爱的同学们和一个高大强壮的老师在操场上。周围的一切

  • 老朋友是必要的

    到了年龄的某个门槛,会特别感觉老朋友的存在是必要的。数量不必多,可以谈心事谈人生挫折谈岁月的就好,尤其是可以一起变老的朋友,对于青春老去的种种牢骚可以无限畅谈,不仅能壮胆,还能互相依偎取暖,是中年最需要的养分。 我说的老朋友,是相识的年份够

  • 友情如茶

    我不谙茶道,却喜欢喝茶,尤其爱和友人一起品茶。我总觉得,有茶相伴,朋友之间才可能找到一种最亲密的方式交谈;有茶相伴,友情才会表现得更自然、更纯朴、更亲切。 与友人在茶馆里品茶,实乃不可言说的精妙享受。坐在仿古木椅上,彼此都不说话,完全融入周

  • 老友依旧

    二十六七岁的我们,用老友来形容,未免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牵强意味,可我固执地认为,你们之于我,即是不折不扣的老友。 提起老友,不知该从何说起,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又或许,是因为好久不见。 不经意间,我们相识已七年有余,可我还是会时常恍惚,

  • 朋友,一切还好吗?

    嗨,朋友,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的相遇。 那是在前年的盛夏,骄阳似火。太阳骄傲地散发着属于自己的热量,连蝉似乎也感到了炎热,慌忙躲进了树叶的后面寻找一丝庇护,连唱歌都不再勤快,只是无奈地拉长了嗓音,发出了单调的知了知了,抗议着太阳的残暴。

  • 友情如歌

    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憧憬,多一个朋友就多一缕阳光。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莫过于友谊,在这多风的雨的世界里,每日每夜穿行在灯红酒绿中,感觉也在日子一日好过一日的陶醉中麻木,友情才是一方净土。有什么比友谊更永恒,更叫人铭心刻骨的呢?友谊是神圣的,纯

  • 我的朋友奇肯特

    人生之路上,没有朋友,那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我非常喜欢交朋友,所以有许多伙伴,今天我就为大家讲其中的一个。 一头黄得发亮的头发,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红彤彤的嘴巴,圆圆的脸蛋,穿着一件黄色的短袖,黑色的运动裤,蓝色的运动鞋,这

  • 一句迟来的抱歉能否挽回昔日的友情

    阅读提示:妍(化名)和小七(化名)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两人都在一个学校读书。然而,因为林(化名)的出现,两个姐妹渐行渐远,最后反目成仇。时过境迁,两个姐妹的情感纠葛依旧未能化解。近日,妍向记者敞开心扉,追忆那段回不

  • 关于朋友

    有人说,朋友缘分是一本书,读得不经意往往错过,读得认真时会流泪。在我看来,因为是不经意地错过了,所以觉得是美好的善缘,而没有实实在在的分,而遇到和拥有的缘,因为认真经历过,所以也有两种结果,有缘有分或者有缘无分。 友,为友好缘分之人,可以是

  • 那些朝夕相处的朋友

    有朋友到访,一进门,就指着窗台上的蜘蛛网说:还是住一楼好,不仅接地气,还有那些蜘蛛,就是自己朝夕相处的朋友啊!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得一空闲,我认真仔细地看了一下我家的窗台。北面的窗台上,有蚂蚁悠闲地爬过,有狼蜘蛛一跃一跃地舞动着毛茸茸的脚

  • 百态友朋

    大家认识是缘分,能成朋友是福分。朋友是相互学习和进步的阶梯,是心中永远闪烁的明灯读过一篇优美的散文《朋友是灯》,至今铭记不忘。黄金易得,知己难求。人生苦短几十春秋,能有几人找到知音? 古往今来,不少友情成为美谈。譬如,管鲍之交成为了交朋结友

  • 贺卡里的美好情谊

    书柜里珍藏着一叠少年时保存的贺卡,每每翻开,品读那些真挚感人,传递着美好情谊的话语,就如同品尝杯杯陈年佳酿,于久久回味之中,仿佛又回到多年前,那些互赠贺卡的青葱岁月。 愿这张小小的贺卡能捎去我最真诚的祝福,愿美好的日子永远伴着你,别忘了,一

  • 我们是兄弟

    人过中年,有许多事早已忘记,但有一个日子,我始终铭记:1981年10月26日。那是我们离开家乡走进军营的日子,那是我们人生梦圆的日子,正是从那天起,我们成为了战友,结为了兄弟。 人过中年,有许多人早已忘记,但有一群人我始终铭记,那就是他,那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