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狐石

    我想,这世上的相得相失都是有缘分的,所以赵源在显摆它的时候,我开了口,他只得送了我。赵源说:我保存了它七年,不曾一日离过身的。或许是这样,我说,可我等了它七年。 七年不是个小的时间。 那是在乡下,冬天里的一场雪,崖根下出现了一溜梅花印,房东

  • 追忆似水年华

    《情书》改编自岩井俊二创作的同名小说,女主角渡边博子一封寄给已逝未婚夫藤井树的情书出乎意料地收到同名同姓的回信,并且在渡边博子与这个与未婚夫同名同姓的女子不断的通信中挖掘出了一段深埋多年的纯真单恋。通过两个女子的书信交流,以含情脉脉的笔触

  • 怀念陈忠实

    在忠实去世的那几天,因为太悲伤,也因为参与着要料理他的后事,时间紧张,我是在撰写挽联时,挽联的注解部分被人拿去发表了。也就是大家看到的那个短文。在短文里我引用了两句古语:水流原在海,月落不离天。忠实确实是这样,伟大的灵魂都是这样,像月亮一

  • 孝是什么

    孝是什么,孝是农历新年的晚上,无论多远,都星驰电掣、紧赶慢赶、赶着回家,与父母团圆。 孝是什么,孝是儿媳为婆婆戴在手腕上的银镯子,孝是儿媳为婆婆添置的新衣裳,孝是婆婆穿在脚上的软皮鞋,走起路来,一摇一摆,风韵十分。 孝是什么,孝是儿子儿媳回

  • 读书与风趣

    你说读书所以养性也可以,说读书可以启发心灵,增加风趣也可以。只是语言无味,面目可憎,断断不可以。 黄山谷说:三日不读书,便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这是一句名言,含有至理。读书不是美容术,但是与美容术有关。女为悦己者容,常人所谓容不过是粉黛卷烫之

  • 这个人终于被敲死了

    人问我最怕什么?回答:敲门声。在这个城里我搬动了五次家,每次就那么一室一厅或两室一厅的单元,门终日都被敲打如鼓。 我曾经是有敲声就开门的,一边从书房跑出来,一边喊:来了来了!来的却都是莫名其妙的角色,几乎干什么的都有,而一律是来为难我的事,

  • 为谁

    我不懂得做菜,而且我把我之不懂得做菜归罪于我的出身──我是一个外省女孩;在台湾,外省其实就是难民的意思。外省难民家庭,在流离中失去了一切附着于土地的东西,包括农地、房舍、宗祠、庙宇,还有附着于土地的乡亲和对于生存其实很重要的社会网络。 因为

  • 把开心当成习惯

    已看惯了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冷暖、世间万物的改变,却很难看淡人间的悲欢离合、情仇恩怨,更难将伤心难过看得风轻云淡。经过了很多年的改变以后,将开心当成了一种习惯,于是我发现我的开心感染了很多人。人们问我为什么的时

  • 喝茶,要喝好茶

    我不善品茶,不通茶经,更不懂什么茶道,从无两腋之下习习生风的经验。 但是,数十年来,喝过不少茶,北平的双窨、天津的大叶、西湖的龙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云南的普洱、洞庭山的君山茶、武夷山的岩茶,甚至不登大雅之堂的茶叶梗于满天星随壶净的高

  • 心有远意才好

    人心里有远意才好。 像观古画,远远看着就好,近了就看不清了。 那远意,是带是秋水意味的冷清了,是倪瓒笔下的枯树,是八大山人的冷墨,是徐渭的不相信。 不必走得太近。太痴缠、太纠缠或者太过亲密都是一场灾难。适当的距离,保持独立的空间,这样的空气适

  • 能屈能伸的物质享受

    一个真正的幸福的人,不是个拒绝享受的人,而是一个对物质享受能屈能伸、愿意品尝每个现在的滋味的人。 说真的,我很怕请下列两种人吃饭:一种是太安贫的人(之所以没有用安贫乐道的成语,是因为安贫者未必乐道)他不是存心挑剔,只是无时无刻不是在想告诉你

  • 对她特别好

    下午,91岁的老母亲拿着茶杯出来,我赶紧跑去接过,再奔到厨房,为她倒满热水,放在她的轮椅旁边,又把当天的报纸拿给她。 晚饭后,我在看电视,老母亲慢慢走过。我从桌上的纸盒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放在她手里。 一大块巧克力,她居然一次全放进嘴里。她又绕过

  • 在波涛下微笑

    心在水中。水是什么呢?水就是关系。关系是什么呢?关系就是我们和万物之间密不可分的羁绊。它们如丝如缕百转千回,环绕着我们,滋润着我们,营养着我们,推动着我们。同时也制约着我们,捆绑着我们,束缚着我们,缠绕着我们。水太少了,心灵就会成为酷日下

  • 闲情

    弟弟从我头上,拔下发针来,很小心的挑开了一本新寄来的月刊。看完了目录,便反卷起来,握在手里笑说:莹哥,你真是太沉默了,一年无有消息。 我凝思地,微微答以一笑。 是的,太沉默了!然而我不能,也不肯忙中偷闲;不自然地,造作地,以应酬为目的地,写

  • 藏书记

    近年来我搬了好几次家,每次搬的时候都引来许多围观的人。家具没有什么好看的,就看那一捆捆递接不完的书。搬前几星期就得请几位学生帮忙,把架子上的书按次序拿下来,扎成一捆捆的。这是个劳累活,有两位学生手上还磨出了水泡。搬的时候采用流水作业,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