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老柿树

    大风吹过山梁,是谁正走在回家的路上风啊,你若从我的故乡吹来请告诉我,村口的老树下是否站着我老娘大风吹过山梁,是谁跪倒在回家的路上风啊,倘若你能一路吹到我的故乡去别忘了先替我喊一声娘 摘抄诗人慧玮《行者》 在西安通往丹凤的312国道上,客车上下站

  • 那一年这一天

    时钟转了一圈又一圈,岁月过了一年又一年。高考对于每一个莘莘学子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它是人生的一个拐点,也是人生的一个结点。 25年前高考的前三天,我们举行了班级毕业典礼,班主任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同学们,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你们十

  • 魂石

    在我们村子,人们普遍相信,人有七魂六魄。 小时,常常跟外婆去河里洗衣服,外婆洗大衣服,那些袜子、裹兜、手帕之类的小物件便让我来洗。而我总是未能完整地洗完一件东西。我的小伙伴们总在一旁鼓动我去远一点的深潭摸鱼抓螃蟹。 有一次,我和蓝贞、田小毛

  • “守吃”的奶奶

    民以食为天。吃饭对一个中国家庭来说是头等大事,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个大家庭。用奶奶的话说,守住了吃,就守住了家。 奶奶生于1922年,今年已经95岁高龄,她是方圆十里八乡最长寿的老人,缠着小脚,两年前才拄上了拐杖,依然鹤发童颜,慈眉善目,满脸溢

  • 放手

    站在十六楼的阳台上,隔着玻璃,楼下的一切是那么渺小。早上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车子像大一些的儿童玩具车,远处的河流像一条玉带给丹江公园增添无限魅力。 怎么还不见她人影?难道电梯故障,前几日西边电梯故障刚刚恢复我心里有点紧张。哦,终于走出来了,

  • 村人老顺

    老顺是我曲里拐弯的亲戚。他一辈子闲游戏耍,逍遥自在。 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和小女儿都嫁了出去,二女儿在家招人上门。 老顺也就没有修建房子,他和老伴种了一点地,收下粮食拿到街上卖掉,换些油盐钱。每次上街卖粮食回来,他说,好家伙,三要街变化大的

  • 故土湾沟记

    1 记忆中,我爷是一个会折腾、也能折腾的人。年轻时从湾沟来牧护关做长工,买了姓南的地,落户到了秦茂。他改变了生存环境,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域上,像大树扎根般成家立业,娶了我奶奶,养育了七个儿女。试想,如果我爷不从湾沟

  • 母亲的风箱

    炊烟几乎散尽,风箱离我们逐渐远了。然而对于母亲,风箱始终是她心中的一个结,不曾消失。 解放前,父亲参军后,母亲一个人过活。我的几位父辈分家时,母亲只分到两个带豁口的破碗,一布袋粮食。母亲借来一口锅,用三块土坯支成灶台。炊烟熏得母亲流过多少泪

  • 初雪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簌簌地落下,起初不是雪花,只是一粒一粒的雪沙,落在羽绒服上就滑了下去。 银杏树终于落光了金黄的叶子,留下一地金黄,映衬着洁白的雪,引来好多人拍照。我也拍了好几张,不过我拍的是那一地金黄的落叶,它们美得寂静,美得低调。

  • 传递善意

    家在山区的同学经常邀我去她家玩儿,趁着周末有空,我们几个在省城工作的高中同学就一起去了。那时节,山区乡下刚刚过了收获的季节,有很多好吃的。同学很热情,恨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都拿出来招待老同学。她用自家做的粉条和从地里收的大白菜,熬制了大锅

  • 美好的期盼

    周末回老家之前,我收拾了一些旧衣物,准备送到乡下的姨妈家,她的孙女正在读初中,个头儿不小,恰好能穿上我的衣服。 到达之后,看到女孩儿穿着我去年送给她的羽绒服,睁着一双大眼睛,朝我羞赧地笑。吃饭的时候,她不停地帮我们端饭,盛汤,倒水,懂事得令

  • 想起爬树

    爬树,是我们人类先祖摘取果实、逃避洪灾和猛兽追捕等等,所具备的一项最基本和原始的生存技能。父亲那时,在我们仅有二十几户人家的老朋沟生产队里,曾经算得上是绝对的爬树能手。因为长期受到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也早早学会了爬树。 住在陕南山区丹凤,

  • 核桃,滚落的记忆

    小时候,每到过年,我们都会玩一种叫做丢核桃窝的游戏。因为只有等到过年时,大人们才散发一些核桃给我们。 游戏很简单。在紧挨着墙根的地上挖一个土窝,参加游戏的人议定距离并画一条横线,一般距离土窝三米远左右,这条线也叫纲线,意指丢核桃时伸出去的脚

  • 金陵忆事

    因好友在金陵寺工作,也因此对金陵寺镇比较熟悉,但是记忆中的金陵寺镇以上的地方离我们有好远。记忆来自于我人生第一次远行。小学五年级那年放暑假,心血来潮就和同村的一个女孩骑车去金陵寺管坪,她的一个朋友家玩。当时我们骑车翻土子岭,土路坑坑洼洼,

  • 故土情怀

    王大叔是王巷村的老住户,好几代人都在这里生活,传到他这一辈,已经是第九代了。据老辈人讲,王家的祖先是从山西大槐树逃荒过来的,到王巷子村后,发现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民风淳朴,就在这里安顿下来。 王大叔家有五口人,早些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