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仓央嘉措的爱情往事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留给后人的经典情诗。仓央嘉措留给我们的绝不是那些诗句,而是他的爱情观。虽然,时光已过三百多年,可是,这个住在布达拉宫中

  • 别人是甜蜜,我们是吵架!

    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特别是跟女友相处时间久了,双方之间更加趋于平淡了。从校园爱情一直到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到双方互见家长,情侣也即将变为夫妻,生活呈现原色。 然而,日子久了,波澜不惊的生活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精彩纷呈的小插曲,而这些插曲往往会挑选

  • 在异国相依为命

    我来澳大利亚4年了,女朋友来了5年。我们都在墨尔本大学读本科。我读数学专业,她读金融专业。要说认识,很早就认识了,因为我们租住在一栋楼里,但仅限于点头之交,真正开始谈恋爱是去年初的事。 有一天在图书馆自习完后,我们俩一起搭车回家,路上聊起来才

  • 在异国相依为命

    我来澳大利亚4年了,女朋友来了5年。我们都在墨尔本大学读本科。我读数学专业,她读金融专业。要说认识,很早就认识了,因为我们租住在一栋楼里,但仅限于点头之交,真正开始谈恋爱是去年初的事。 有一天在图书馆自习完后,我们俩一起搭车回家,路上聊起来才

  • 七夕,我们选择牵手一生

    请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一辈子对茂茂好。七夕这天,在喜庆的音乐声中,谢飞从父亲手中接过我的手,听着他有力的承诺,我热泪盈眶,感谢上天让我认识了他,让我们拥有了一个最浪漫的婚礼。 2011年7月9日,我和来自新疆的谢飞在公司新进员工的培训班里相识。

  • 开在心尖的花

    他们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她是自由撰稿人,他开了家小书店。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他很少主动说话,每次都是她心烦的时候找他。 最近写得多,发表得少,好烦。她说。 你只管认真写,不要太在意发表与否。他说:以一种修行的姿态写作,静下心来,不要心浮气躁。

  • 命犯桃花,好生羡慕

    黄历上说:小雨被大雨淋湿,适宜出嫁。 这是神来之笔。 跟FLORA聊天,谈及小A新嫁了一个大她12岁的离异男人。又提及ANNA跟男友的同居生活。叹之曰:命犯桃花,好生羡慕! 身体力行恋爱事宜四年来的心里话。说,当年若不是有这么卑鄙的想法,何至于爱上有一个

  • 姜的故事

    都是一副等雨的心情。穿蓝格子内裤的失眠症男子,在凌晨的时候非常清醒:他吃西红柿和洋葱。抹橄榄油及苹果醋。用水清洗头发上的发胶。把亚麻衬衣浸泡在浴缸中。手洗。对着镜子开始抹上泡沫剃须。 不睡觉的时候,他在街上游荡。在昂贵的日本料理店里吃饭。他

  • 第二次牵手

    6年前,我有过一次当红娘的经历,至今想起依然感慨万千。那时,我和小汪已共事多年,对他印象一直不错。小伙子老实本分,平日少言寡语。若不是听到外界传闻,我压根儿都不知道也不相信他居然刚刚离婚了。 我私下里找到他谈心,了解情况,以领导和兄长的身份

  • 年年七夕,今又七夕

    我和妻子,都是农历七月出生的。这一生的相逢,似乎是命中注定。七月里,天河里水声荡漾,有一个浪漫的日子,七夕节。 这人间大地,需要节日来装点,节日让山川温柔。七夕,当然是一个节日。这个节日,很古典。古典的东西,都带着历史深处的深邃与美。七夕的

  • 爱情,回归真实的自己

    不久前,一位与我相交甚好的女孩林发来一封百余字的E-mail,信的结尾照旧是那个让她纠结了很久的老问题爱情,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眼看即将步入大龄行列的她,近两年来也加快了自己追求爱情的脚步。细数下来,一年多内她相了几次不悲不喜的亲,也谈了几场不

  • 莲花爱情故事

    一位貌若天仙的布依族姑娘,据说她在洁白如玉的莲花花蕊里诞生,人们就叫她莲花;传说清澈碧蓝的樟江漂来一节硕大的竹筒,竹筒里有婴儿的啼哭声,人们把竹筒打捞上岸,剖开竹筒便得一婴儿,因为在竹筒里诞生,就叫他竹生,一位身材魁伟、孔武有力的布依族青

  • 一双布鞋的爱情

    梅虽然是新调到语文组来的老师,但讲课却深受学生的喜爱,人又长得漂亮,是学生们公认的美女教师。 赵是梅的组长,梅第一次见到赵时,心里有一丝的颤动,为他魁梧的身材和洒脱的样子。后来,更为赵的学问所折服和吸引。 大约半个学期后,梅知道了赵是离了婚

  •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这是我参加一个婚礼时听到的故事。 讲故事的是新郎。站在新郎一侧的是美丽的新娘,她一脸幸福。当然,新郎也是用一种幸福的口吻在讲述 春节前,南方遭遇一场冰雪天灾,至于严重程度,地球人都知道。 那天,我的私家车被堵在冰冻的京珠高速公路湘南路段上。由

  • 沉淀的爱情才精彩

    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常常在午休时间,谈论着家长里短。而作为办公室里的党代表张哥却专心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似乎这一切和他毫不相干。 当一个同事嚷嚷着结婚纪念日该怎么过时,她非要张哥也发表一下看法。张哥笑了笑,说: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相濡以沫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