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二嫂

    二嫂走了。 那一天是公元2012年2月2日,她只有47岁。 早晨8点10分,二嫂流干了最后一滴泪,带着诸多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尽管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没有想到来得这么突然。 第一次见到二嫂是上世纪80年代。那时我当兵四年后回家探亲,在老家老房子

  • 曼珠与沙华

    佛曰:花开彼岸时,只一团火红,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生死两相念,独自彼岸路。 当我在那如血的彼岸看到你渐渐化为虚无的身影,还有那模糊不清的,如往昔阳光般的微笑,一股不知名的悲伤与痛苦充

  • 怀念父亲

    今天是父亲逝世九周年的日子,往事在目,悲从心来 父亲是铁路的修路人,由于家里穷,十几岁就出来在铁路上班一直到他退休。他参加过汨罗江铁路大桥的建设,参加过宝兰铁路、兰新铁路、成昆铁路、湘黔铁路、枝柳铁路等铁路的修建,并援外到柬埔寨修过铁路,为

  • 雪落心殇

    冬日地寒冷抵不过内心地薄凉。当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地时候,一切地努力都化作了飘落地白雪。在空中蝶舞翩飞,只为曾经的美丽。 想想人这一生,不过如此。脆弱地像一场雪。最真地情给了谁?最美的年华又去了哪里?时光的列车,匆促而去,留下地只是一声叹息。

  • 看尽春归落花时

    好久没有写文字了,此时指尖敲打出的却是怀念与悲伤。 2016年元月元日,农历冬月二十二,极疼爱我的二舅去世。自检查出重症直到去世,仅仅八十天。八十天,于一个人的一生,太短太短。怎么亦无法相信那么身强体健的二舅就这样匆匆离去。 清晰记得表弟与老舅

  • 相识相离 孰是孰非

    谁在夜里凝噎?让这苍天也在流泪; 谁在红尘沦落?让往事也成烟云; 谁在奈何桥痴待?让彼岸花如此妖艳。 一缕缕的思念是夜晚朦胧的悲痛,一杯杯的浊酒是子夜淡淡的忧伤!愁不能解酒醉,不能一饮忘流年;琴不能断相思,不能弦断故人归。 一丝情缘一生牵绊。

  • 相守浅笑,安之若素

    剪一段流年的时光,握着一路相随的暖,把最平淡的日子梳理成诗意盎然的风景,让心在繁华过尽依然温润如初,带上最美的笑容且行且珍惜。任秋叶飘飞,任瓜果飘香,任光阴流转。我只愿在这素素的时光里,和爱的人相守浅笑,安之若素。 题记 清秋,有微风滑过的

  • 何以解忧!

    我总是慢半拍,按现在的进度估计不至慢半拍的事了,一拍?两拍?或许更多拍!总感觉落后于别人,总是在仰望着别人,不停的在追赶,却怎么也追不上!好不甘心! 这两天决定了一件事,把2016年的计划提前实施的了,在这2015年的年尾给办了!把房子买了,但不知

  • 我们尚年轻,我们却已老!

    (一) 下午和X先生相约,在小镇一家僻静的小店喝下午茶,因先前来过几次,和店主算是熟识,店主见我们来了,于是开起了音响,耳畔传来的是张信哲的《信仰》,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不喜欢听这种矫情的情情爱爱的歌曲,倒是越来越偏爱朴树、左小祖咒、陈

  • 无尽的想念

    转眼,亲爱的老爸离开我两个月了,虽说七七四十九天后,灵魂也走远,可每天回娘家,还是进门就说:爸,我回来了。走的时候也是:爸,我走了!和以前一样。 9月30日上午,老爸走了。从肺部感染入院到多器官衰竭离开,整整四个月。也许是一直看着他哮喘反复发

  • 烟花已冷

    我知道,烟花的魅惑只是瞬间。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天长地久的承诺,可以守多久;爱得死去活来的心,可以多久才变? 耳边是林志炫那首让人泪流满面的《烟花易冷》,听一遍,就是对那颗心的凌迟可即使是这颗痴心已经千疮百孔,却依然相信,那个人最终会出

  • 如许相诺,谁念

    只如初见,顾惜邂逅情缘。那一瞥,是惊鸿素颜。半点轻纱,万种娇妍,卿若不负,浮华一世夜无眠。琵琶语,古道幽情,莫道黯然魂。青陌巷,与君辞别,如许相诺,谁念? 执笔无言,纵双目滞情,欲语曾知,寥落的秋景,虫声止语,何时物换星移,又何时分离没有留

  • 雪花落地的瞬间

    每一段新的生活都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觉,也教会我许多东西。我从坚硬的花钢岩,经过雨水的冲刷,阳光的曝晒,劲风的吹刮,变成了平滑的鹅卵石。也学会了在没人角落,独自舔食伤口,抚平创伤。 静静的坐在这,回首过去的那些岁月。常让我想起的表情竟然是微笑

  • 笑拈落英,覆流年

    你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再读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以前每一次都让你怆然涕下,心中奔涌的不仅仅是陆游和唐婉的挚爱深情,更有的是你自己的惨淡的过往。 爱读言情小说的你,爱忧郁善感,也爱浪漫飘渺,在花信年华深陷各色爱情故事,把爱情奉为神祗。夺目的太阳

  • 如果没有曾经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总是活在回忆里,对过去无法释怀。每每想起你,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总喜欢为自己沏斟一杯酒,浓浓的酒香,让我忘记了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快乐。 常常伫立在楼顶,望着远处的绿树红花,溪流山崖,多少回想起曾经你我牵手在这样的美景,可风景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