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袁秉文的相离相聚

由于家境关系我提前辍学了,较早地步入工厂,在唐山发电厂当上了一名绘图员。1952年,我的同学袁秉文滦师毕业后也分配到唐山发电厂,他在职工业余学校工作。我俩有着共同爱好——音乐与摄影,因此我们征得厂行政、工会领导的同意,在厂里找了几位爱好音乐的工友组织起了管乐队。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啊!”这些西洋乐器我们都要从头学起,星期天我与袁秉文放弃了休息,骑车到市里文化宫去学习管乐,回来我们再教别的工友。回忆起来真是不容易啊!风里来雨里去,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通过大家的努力,渐渐也能演奏一些简单进行曲和舞曲了。那个年代很盛行交谊舞,电厂也不例外,很快我们这支小乐队也和职工见面了,开始为本厂周末舞会伴奏,后来我们也曾被市文化宫邀请与市里乐队合作为周末舞会伴奏。回忆起来,这段时间唐山电厂可以说是音乐活动的黄金时代吧!

后来,袁秉文调到了泰安电力学校,我们借假期仍可会面。那年暑假,我到泰安找他,我们决定在月光下爬泰山!凌晨我们爬到了山顶,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下山时我们又拍了些照片。

1976年,他又调到了山东济宁发电厂工作,我们的见面机会少了,但我们的电话和信件并没有间断。

2007年的一天,他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他儿子在黄岛海边买了一套楼房,约我去他那里住些日子。正好我退休在家没啥事,我们在这海边欢度两周,可以说是过上了天堂般的日子,各种海鲜我们吃了个够,每天我们都会到海边散步遛弯,观风景。

俗话说:“时间不等人啊!”转眼间我们由青年进入了耄耋之年,仍然是兄弟般知己的好朋友,有时翻翻影集,往日的生活情景,又会呈现在眼前。回忆起来,一生交上这么一位知己也是一种幸福啊!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现代散文 浏览更多精彩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