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 住在南岭子

    南岭不是岭南,它只是一座小小的山岭。这里,不生长荔枝,却生长着满山的葱翠和满目的阳光。 南岭子不高,在群山的包围中,它显得比较小巧俊秀。南岭子的风景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它比其他的山多了一些烟火气息。 第一个爱上南岭子的人,肯定不是我。 不
  • 我和袁秉文的相离相聚

    由于家境关系我提前辍学了,较早地步入工厂,在唐山发电厂当上了一名绘图员。1952年,我的同学袁秉文滦师毕业后也分配到唐山发电厂,他在职工业余学校工作。我俩有着共同爱好音乐与摄影,因此我们征得厂行政、工会领导的同意,在厂里找了几位爱好音乐的工友
    现代散文
    14807-13
  • 莓乡田园诗

    在老家,我曾种植过一块草莓地。 秋后栽植的秧苗,小苗绿莹莹、柔柔弱弱的,是从县南亲戚家移植过来的。每棵根部还带着潮湿的泥土,像是姑娘出嫁带来的嫁妆。苗儿在新家扎根成长,不久便绿意荡漾,在清风的吹拂下挑逗着我惊喜地眼眸。每天早晚一有时间,我便
  • 百穗儿

    村里人粗拉,喜欢称自己没文化。但办起大事儿来,却有板有眼,丝毫不肯含糊。大事其实也就那么几宗,婚丧嫁娶盖房子之外,再就是添丁进口、认干亲、拜把子、拜干姐儿。婚嫁盖房,自然都要看日子。生小孩日子没法挑,庆贺却是必不可少的,尤其头生子。吉日就
    现代散文
    21607-13
  • 浓浓书香

    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家家有酒柜却没有书橱,这个国家或地区便不大值得过分称道。 加拿大同书籍的关系确实至为密切,加拿大人确实酷爱读书。行进着的公共汽车是某些人活动着的书房、教室或办公室。每次乘坐公共汽车,一道人文景观都绝无例外地扑入眼帘。一出
  • 家乡变了

    我出生在任县的程寨村,现在,应该算是一个住在城市的农村人,虽然2003年开始进城打拼,但户口还在乡下,老宅和长辈也都在那里。不过我也可以算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城市人,这十三年我一直工作、生活在城里,很少回去。由于过去离家特别远,几乎春节都没回去过
  • 宁静无价

    当房价越来越高,城市寸土寸金的时候,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选择了离开闹市,回归田园的生活。比如有个网友叫小Y,她是自由职业者,给媒体撰稿及拍图,她在乡下有个农居。一是因为自己的喜好,二也是想给孩子一个接近自然的童年。她平时常带着孩子四处旅行,
  • 约定

    秋高气爽,桂花飘香。趁着休假的机会,我来到秦岭深处的石板镇旅游。小镇景色优美,民风淳朴,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因为种种原因,小镇上经常停电,因此就得准备蜡烛。我到就近的杂货铺去买,回答没有。我再到第二家杂货铺去买,还是没有。因此我不得不到
  • 光阴在小铁车里 晃晃悠悠

    这辆刚刚换过轱辘的小铁车,现在的小年轻儿们乍一看,或许会以为它是快递公司装载货物用的,实际上,它是一辆婴儿车。虽说造型看起来不那么俊俏,但它的身板儿一直都还挺硬朗,搁哪儿都稳稳当当的。细说起来,它只比我小一岁1978年的初夏,我爸总共花了六块
  • 常忆当年卖冰棒

    每当夏季来临,看到暑热难耐的人们挤入冷饮店里挑选雪糕、冰激凌等各种冷饮品种时,当年自己卖冰棒时的情景就会浮现在眼前 1976年7月,我当了8年的民办教师之后终于考上了建阳师范。收到录取通知书,为了筹集学习费用决心卖冰棒。我学着人家样子,钉了个木箱
  • 笸箩·簸箕·小笤帚

    这个三件套是砸碾时必不可缺的家什。 前文曾提及石碾的用途,而笸箩、簸箕、小笤帚则是与石碾配套的工具,离了这三件,石碾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笸箩的功能比较单一,大多做容器用,有正方形、长方形和圆形三种类型。长方形的笸箩足有人们睡觉铺的褥子那么
    现代散文
    11007-13
  • 小地名大记忆

    我的家在棋盘乡的南湾村,那里有一条从棋盘三奕古桥下穿过流经黄桥、响水、龙湾、南湾、刘桥、潘河直入洪湖的古河,名叫小河。小时候每天沿途的村民起大早地荡着小船,载着鸡鸭鱼蔬菜之类,或者柴草在木桨的吱吱摇曳声中穿梭而去。下午又载着几尺布、盐、几
  • 最好的休息

    我认识的网络红人A是一个激情四射的男人,感觉他每天都有用不完的时间:写书、讲课、看书、赚钱、参加各种节目。他的微博上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竟然是:你怎么可以同时做这么多事情呢?你不需要休息吗?他的回答很简单:做不同的事情,就是休息啊! 不知道你
  • 谒聂耳墓

    我隐约听见有个庞大的交响乐队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它的每个音符,每个乐句,仿佛都蕴藏着千钧之力 因为天性对音乐情有独钟,在昆明逗留期间,专门腾出时间,追随《义勇军进行曲》那明快激越的节奏和悲愤的民族豪情,我拜谒了人民音乐家聂耳之墓。 聂耳墓
  • 阳光下的微笑

    今年11月23日,我有缘来到丽江玉龙雪山南麓的小村被称为雪山第一村的玉湖村。 这里远离喧嚣,保留着最原始的纳西文化。 这里的居民崇拜祖先,崇拜自然,他们的房屋建筑全部用石头垒筑,那些石头很奇特,有凹凸的质感,像极了当地人的性格,粗犷而淳朴。 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