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问道常宁宫

    正是桃红似锦,柳绿如丝的季节,中国作协在常宁宫举办学员学习班,学习领会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家明一块走进了常宁宫。 初进前院,对这个又远又偏僻的宾馆并无好感,狭窄的道路,破旧的前院,并无创意的山庄大门,很难理解会议选址的

  • 村边小河

    村边有一条小河,常常让人梦寐难忘。 小河缓缓地如温柔的少女,羞怯地从楚山支脉深处轻轻转出,悄悄经过村边的毛柳树湾,在几株毛柳树下留下一湾碧水,又含了无限的柔情,一路向北曲曲弯弯注入乳水,再折向东汇入丹江。 小河终日只是流,终年也只是流,似乎

  • 大麦

    大麦是相对小麦而言的一种农作物,它比小麦早成熟半个多月,是儿时我们在青黄不接的荒春上期待较早的美食之一。 儿时,因家里兄弟姐妹多,凭父母出工干活挣工分分得粮食不够吃,接不上茬。那个时候鲜嫩的柳树叶、杨树叶、槐树叶和山野菜伴稀糁子汤充饥也难以

  • 麦收前后

    夏日的北山,空气里弥漫着小麦浓郁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晨曦,山梁那边露出了鱼肚白色的曙光。渐渐地由鱼白色变为桔黄色,又由桔黄色变为淡红色,透过淡淡的雾气,伴随着一缕金色的光芒,太阳露出了笑脸。此刻,村道里也有了响动声。狗叫声停止,过路的陌

  • 喜好读书

    平素喜好读书,屈指算来一读就是数十个春秋。日月如梭,如今已迈进古稀之年的我,嗜好读书的热情始终未减,而且越演越烈。看来此生小子非吊死在读书这颗树上不可了! 童年时多读小人书(也称娃娃书),那时除教学的父亲偶尔在书店买回三两本供我阅读外,也常

  • 听听这夏声

    夏,滋生燥热,也成就乡间歌手。当林木渐深,原野由碧绿变成金黄,蛙鼓就成了田畴间最热闹最动听的欢庆曲,让乡村的梦变得更加真实,更加沉甸。乡下人的眉宇间也展露出饱满的笑容,就连睡梦中的鼾声也似乎散发出幸福的颤音。 打小生活在乡下,蛙声于我,再熟

  • 乡村庄稼的丛林

    我也是一株包谷在秦岭南坡的苍茫山水之间,在那些河谷、山坡、丛林里,土地无疑是珍贵的,而且生长着一种高扬着头颅最朴素的乡村植物。 那是包谷,一种比我祖父的祖父还要久远和长寿的庄稼,世世代代都在喂养着我的先辈们和父老乡亲。 包谷,是我的故园农业

  • 弹渔鼓的老艺人

    在柞水的乡村,农闲时节,弹渔鼓的人就收拾好行囊出门了,他们都是一些个懂音律的老者,为混一口生计,也为自娱自乐。 渔鼓艺人所有的行当便是一个渔鼓,一两个蛇皮口袋,渔鼓是他们的看家行头,蛇皮口袋则是用来装收获的粮食的。他们走街窜巷,走村过寨,一

  • 团结路的人间烟火

    团结路,一条狭长的街道,它处于商州老车站的门前,也就是现在的百货商城,几十年前这里可是与外界沟通交流的起点和枢纽,团结路上走过的大概是些脚步匆匆的外地客人、本地官员、赶考的学子,而今百货商城里全是价格便宜种类繁多的小生活用品,主要由南方人

  • 登五峰山

    自商州城区向东约10公里,再沿蟒岭绿道一路向北,至美丽乡村北宽坪镇,抬头间便可见一座大山巍峨耸立,山有五峰直插云霄,故称五峰山。 一船满载泽河舟,东西二湾月半球,唐渠后沟水对流,古树盘根庙儿嘴,青山光照歌舞楼,白象伸鼻堵南峪,青狮回头望北斗,

  • 家乡的老樾树

    我的家乡古城镇中联村,也就是原来的寺坡镇。它有东西走向5公里长,南北走向2公里左右的小盆地,一条大沙河自西向东穿村而过,将南北分开。在这小盆地中心地段的中联村中坪组曾有一棵参天巨树。传说在很早以前,地中长出了一棵小树苗。人们犁地时,白天把它

  • 四季镇安

    春之翼 人间三月,草长莺飞,这是一个充满希冀的季节。淙淙清泉,像是调皮的小孩打着清脆的口哨缓缓流过。偶尔会遇到挡道的石头,使劲冲击,瞬时浪花雪白,一朵朵迎着温暖的阳光洒向天空。微风吹拂,柳条轻抚水面,依依不舍地瞅着远逝的流水,最终以柳叶和水

  • 远去的金钱河

    没想到它这么快就离我远去。就像夏天昨夜还在身边,早晨醒来,凉风阵阵吹就立秋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不知所措。 家门口的金钱河是丹江流域最大的支流之一,它不是一条无限延长的玉带,也不像一道无边无际的光影,它像一把尖刀,不柔软,也不坚硬,穿

  • 吉祥的村庄

    九月时,天气逐渐变得凉爽。树上有了黄叶,葱茏茂密的枝柯间偶有那么几片黄叶,就像人的黑发之间偶有几根白发,给人的感觉是经历了岁月的成熟。天空像蓝宝石一样晶莹璀璨,大地像载满了货物的列车,沉重缓慢。劳动的人们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田野的路上人

  • 阳光下的微笑

    今年11月23日,我有缘来到丽江玉龙雪山南麓的小村被称为雪山第一村的玉湖村。 这里远离喧嚣,保留着最原始的纳西文化。 这里的居民崇拜祖先,崇拜自然,他们的房屋建筑全部用石头垒筑,那些石头很奇特,有凹凸的质感,像极了当地人的性格,粗犷而淳朴。 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