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爱情的魔力

    读完英国着名作家简奥斯汀的长篇小说《傲慢与偏见》,深深感慨爱情有着巨大的魔力。小说中的两个主角达西和伊丽莎白,因爱而不再傲慢,因爱而认识到自己的偏见。 达西的傲慢来自于他上流社会的贵族地位,来自于他拥有的巨大财富,来自于他所受的优越教育。伊

  • 一块月饼的爱情

    1980年,我和女友一起外出打工,几经周折,在几乎弹尽粮绝时,终于应聘到一家工厂。工厂在郊区新开发区。第一月的工资还没领,中秋节就悄然而至。我们到距开发区最近的小镇闲逛。小镇尚有农村自制的月饼出售。夜深了,未售完的月饼降价出售,大婶招揽顾客的

  • 因为爱情总是会有沧

    爱情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那爱情究竟是什么呢?让我们来听听古人们的咏叹吧。烟花柳巷,柳永一脸忧愁: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再看远处幽林小径,苏轼老泪纵横: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欧阳

  • 避雨的爱情

    好的爱情和坏的爱情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 好的爱情使你的世界变得广阔,如同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漫步。坏的爱情使你的世界愈来愈狭窄,最后只剩下屋檐下一片可以避雨的方寸地。 好的爱情是你透过一个人看到世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 好的爱

  • 不忍你心疼

    我以为有浪漫的爱情,有勤奋的双手就足够,于是我选择嫁给了他,开始憧憬我们贫苦却幸福的未来。 然而我错了,结婚不到一年,他变了。下班后的他不回家,我做好晚饭给他打电话,他说在同事家玩牌,不用等他。一次、两次,我信了,连续一个月他都是很晚才回家

  • 婚姻是一次选择

    婚姻是一次选择,无论怎样选择,上帝总是在你选择时,实行中庸之道,不会让你完美,也不让你完全绝望。 有一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爱情,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麦田里,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期间只能摘一次,并且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头。柏拉

  • 爱情到底是什么?

    常和同事谈心,也经常会谈及有关夫妻感情和婚姻保鲜之类的话题,同事经常调侃我,说很佩服我和老公,结婚很久感情却还是很好,说我对婚姻和感情的见地可以写一本书,书名叫做:怎样将爱情保鲜?其实,没有像同事说的那样神,只不过有些自己的小想法,说出来

  • 爱,是有期限的

    对于爱,我们多数人都享受到过。儿时,我们享受着父母给予的爱。大一点,我们会拥有来自于朋友的关爱。而后,我们会拥有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会爱得轰轰烈烈,似乎对于爱,我们一直都身在其中。 因为有爱,我们会觉得很幸福。有人疼,有人爱,是多么好的一件

  • 欢喜着你的喜欢

    办公室新来的小妹妹,长发飘飘,文静秀气,颇有一番古典美人的风范。忽然有一天,小妹妹来上班时,精神抖搂地顶着一头碎短发,像变了个人似的。同事们把她围拢起来,纷纷摇着头说,太可惜了。 小妹妹安静地坐着,不说话,只是笑,等到人都散去,她才悄悄地冲

  • 相思情人节

    认识你已经很久了,仿佛已经有了几个世纪。记得前世我叫你丫头,不知道今世我能否继续叫下去?斗转星移,人世沧桑,三生石上的旧精灵仍然没有离去。等你?等我?等待冥冥之中的缘分,好让我们再次相聚? 缘分,可能是人间最奇妙的东西。缘分没到的时候,任你

  • 嫁给爱情,婚姻才会一路花开

    与爱情结婚,婚姻的城池才有了灵魂的支撑。缺少爱情做基石的婚姻,终究是少了地久天长下去的根基,春花秋月的悠长时光中,铅华散尽,少了爱情的味道,婚姻终是有些空荡荡的苍白飘忽。 相对于物质和金钱,爱,对于女人来说,从始至终都是首选。好的婚姻,从来

  • 爱情组章

    树和倒影 你是我,我是你的影子。在水中,我看见自己。 你的每一次叶落,在我斑驳的心中,忧伤地扫过。我懂你,你沉重的叹息,那些纷纷飘落的,曾经如秋日般绚丽的,被埋葬的昔时。就像我无法抓住的,悔恨的年轻时光。 夜色,倒映着你的身影。你孤独地站在岸

  • 爱在心底流淌

    大学毕业那年,我从清远老家来到深圳市找工作,想走出故土,到大城市去寻找发展事业的机会。踏上深圳市宝安区的街道,到处是改革开放的新气象、新面貌;举目公告栏上张贴的广告,大都是招聘高学历、高技能人才的,我一个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走访了几

  • 陪你一起为他上香

    公司年会上遇见她,他感觉不太可能,不过是个长得像的人而已。半年前他就收到了她跟老三的结婚请柬,不过他没有参加婚礼,有些事情还是不见为妙。此刻的她应该过着蜜里调油的生活怎么会到这里来。 后来在总部走廊遇到,她低头走过,那一低头真得像极了他梦中

  • 春花秋叶说阿莲

    渔路淡如烟,烟中有人住。 这条路,一端挽着海滩,一端牵着一座无名渔村;这个人,名叫阿莲,是个恬静优雅的女子。村子里的居民,不管大人还是孩子,都亲切地唤她作阿莲姐姐。这一点,让年逾六旬的老罗颇觉尴尬难堪。 也难怪,近几年每次来渔村,只要瞄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