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 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是宋词中豪放派首领。他的作品境界阔大,气势恢弘,汪洋恣意,不以含蓄婉曲为能事,须关西大汉,执铁板铜琶,唱大江东去,才够给力,显现豪迈之慨。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既有咏史言志、登临怀古的作品,也有人生浩叹、伤时感事的作
  • 剪一缕月光入怀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静谧的夜晚,听着《荷塘月色》心里泛起一缕柔情。遥望窗外,一弯明月盈盈挂在湛蓝的天空,喧嚣一天的都市沉睡在浸了月色的夜晚,宁静、柔美。 是谁在窗前弹奏一曲《
  • 又逢枣熟季节

    又到了枣红要打枣的季节了,枚枚清脆鲜红的小枣,甘甜爽口,入口多汁。记忆如潮,透过枝繁叶茂的枣树,我仿佛看到了枣树旁的姥姥 童年的时光,我是在姥姥的陪伴下度过的。那时父母工作很忙,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姥姥来到我家中照顾我。姥姥高高的个子,皮
  • 赋山英

    毕升故里,鄂皖毗邻,大别腹地,主峰相倚。拥群山起伏之灵秀,抱碧溪飞瀑之亮丽;耸主峰簇立之峰峦,湍东西南水环绕之神韵。 人杰地灵,听潭蜿飞瀑跌宕奔腾;山清水碧,映神山秀丽遐思妙景。峦彰星月映霞彩,林密蔽荫听鸟鸣;泉涌溪流透心境,雀跃喧腾碧潭幽
  • 伫立阳台

    伫立阳台,遥望朦胧的大海,感觉自己是一个征服者,指挥脚下的楼群扑向大海。海平稳了,温顺地躺在我的目光之下。 一片淡青色毛玻璃平铺城市的胸前,像一只假寐的暹罗猫蜷卧于茶几之下。此刻我看不见它的波浪,看不见它绽放的壮丽之花抑或丑恶之花。 伫立于
  • 舌尖上的父爱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每当听到《父亲》这首歌,便不由得勾起我对父亲的怀念,记忆的闸门也会随之打开,恍如昨日。 父亲是1987年夏天过世的,享年76岁,算起来他离开我已经有二十八年之久了,每当想起他老人家,特别是上
  • 背对大海

    不敢面对。我背身而栖。成岸上这一株刚从冬穴中醒来的橡皮树。固守岛城和春天。 背对大海,游走在内心的江湖。秋后的刀光剑影退隐,嘶鸣的战马退隐,从沙场回归冬季牧场。一些水妖纷纷跳上岸,嘹亮的歌声,诱我转身。 背对阳光,暖从三尺之上失望着离开。阿
  • 我的长江我的梦

    说起长江,我就特别激动,特别自豪。我是大别山人,自小就没有见过长江。可是,13岁那年,因家里困难,我辍学应招到鄂城造船厂当了一名电焊工人。从此,我天天在长江边上班,在长江里游泳,喝着长江水长大。18岁那年,我被组织选调到江对面的黄冈军分区后勤
  • 感恩的心 感谢有你

    算起,离开酉阳快10年了,关于那里的人和事,一直以来,我都想写点什么,可总是被工作与琐事所耽误。今天,终于静下心来,说出心中的话语。 生命里总有那样一些冥冥中的缘定,虔心期然间蓦地相逢,无语微笑,绽放出宿命里早已刻画好的那一帧容颜,那些珍贵的
    抒情散文
    23207-17
  • 走在大学路上

    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大学生活的渴望,我即将步入大学这个梦想与现实交接的地方。多少次在梦中和心仪的大学牵手,多少次我问自己要怎样走过大学的路?站在崭新的人生起点,站在青春的起跑线上,我充满幻想与希冀。我将带着勃发的活力走进大学,希望走得充实
  • 这震这情

    雅安,一个好听的名字,一个美丽的地方,只因了一次地震,它成了我泪流的方向,心痛的所在。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一个黑色的清晨,一场洗劫袭击了这个美丽的小城镇。瞬间,这里地动山摇,房倒屋塌,残垣断壁,满目疮痍,断裂声、哭喊声、惊叫声响成一片。
  • 乡音难改

    三天的假期转眼就到了,从南阳市回陕西比较近,也刚好路过,都想去卧龙岗看看。 天气放晴了,阳光特别的明媚。去南阳的路又宽又直似曾相识,记不清了,也许那年跟表妹海英去玩时走的就是这条路,一路上两边树木葱茏茁壮,田地宽阔无垠,辽阔的中部平原让人心
  • 黄杨

    我认识黄杨,首先是记住了千年矮这个凄婉的别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时间就够长了,但总有个期数在等待,哪像黄杨树,长了一千年还无出头之日,实在太凄凉。 我家养的那盆黄杨是从一家废弃的厂房里捡来的。厂房易主,旧址翻新改造,推土机挖掘机在院内横冲直
  • 感谢,我可以遇到你

    那天,与你相遇。 一个陈旧的牛皮纸信封被遗弃在一个小小的角落,充满无限好奇心的我,想探个究竟。我揭开了那尘封已久的信封,缓缓拿出那神秘的东西,一幅幅伟大的作品,一一展现在我的眼前。每一幅都被涂上七彩的颜色,让我觉得自己那时候实在太有绘画天赋
    抒情散文
    10907-16
  • 放飞心灵的春意

    我虽深居简出,却难以抑制自内心的喧嚣。那是一些坚硬而功利的声音,禁锢并左右着我的意志,我便由此不得自由。或许应该说,我从来都放下过我自己吧。 从书房里探出头去,满树的桃花攀上了枝头,闹起一片春意。田野间,农舍前,零碎地铺展开菜花的灿烂,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