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哥的青春岁月

堂哥去世好多年了,我还是难忘他憨憨的样子,难忘他给我们讲的战斗故事。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激烈的枪声和轰隆的炮声,仿佛还萦绕在耳边。

堂哥很小就失去了母亲,在父亲和哥哥们的呵护下长大。艰难困苦的生活,造就了他独力、勇敢、吃苦、耐劳的性格。他孝父亲,疼哥哥,和睦乡里,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1948年他才十八岁,就当民兵参加了担架队。一次次穿梭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把解放军伤员抢救下来。他克服了巨大的害怕心理,从容地完成了担架队的任务。

回来后,家人看到他都心疼地掉下了眼泪。他整个换了个人,消瘦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眼睛里却布满了血丝,长长的头发都变成了红色,直直地竖着,可见战场给人的冲击有多强烈。

经过不断的磨砺、锻炼,他成熟了,1949年正式参军,跟着部队南下,参加了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渡江战役。堂哥和他的部队继续南下,向纵深挺进。

1950年他的部队接到命令,掉头向北到鸭绿江边集结,准备入朝,参加朝鲜的抗美卫国战争。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堂哥和他的战友们唱着歌,进入了朝鲜战场。

初入朝,他们在机枪连,在一次战斗中,美国兵欺负我军没有大炮,把飞机压在志愿军的头顶上,狂轰滥炸,肆意横行,连美国兵嘲笑他们的声音都能听到。堂哥他们气急了,把机枪架在肩上向敌人猛射,耳朵震聋了,肩膀磨破了,还浑然不知。

后来有了大炮,堂哥就成了炮兵。搬弹的、装弹的、发射的,几个人一组,按命令分布隐藏在山坳中。当敌机来犯时,万炮齐发,给敌人以迎头痛击,雨点似的炮弹炸得敌机抱头鼠窜,再也不敢低飞示威了。

在一次夜间激战中,敌人用了更残忍的手段对付炮兵,当成群的敌机飞来时,先扔下“照明弹”锁定目标,然后扔下“汽油弹”。堂哥旁边有个炮组中了敌人的“燃烧弹”,瞬间几个人就成了火球,他们拼命地在地上打滚也无济于事,就这样滚着……烧着……不一会儿都不动了,被活活烧死。战斗还在继续,堂哥他们不能丢开炮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胞被活活烧死,而无法施救,一个个都急红了眼,像疯了一样向敌机猛烈开炮。这时,一个“炸弹”落在堂哥身旁,只听“轰”的一声,堂哥就失去了知觉。当他醒来时,已躺在防空洞中,胳膊被击中,脸部也被弹片擦伤,无奈被迫在洞中养伤。

部队决定让伤员回国养伤,但要冒着极大危险,穿越鸭绿江这条生死线。护送伤员的卡车有三辆,只能在夜间摸着黑向鸭绿江慢慢靠近。就这样还是没有逃脱敌特的魔爪,信号弹从黑色的夜幕里腾空飞起,敌机带着恐怖的轰鸣声向卡车扑来,投下了无数颗带着火光的炸弹,在“轰轰”的爆炸声中,前后两辆卡车相继中弹,车上的伤员全部牺牲。堂哥死里逃生,幸免于难。多么惨烈的战争,多么震撼的场面,有多少志愿军战士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下,为祖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穿过生死线,堂哥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受到了祖国和人民最热烈的欢迎,得到了党和政府最真诚的关怀,赢得了“荣誉军人”这个光荣的称号……

堂哥的无上荣誉永远留在我们家族中,他的英勇精神永远鼓舞着我们,他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我们不会忘记。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抒情散文 浏览更多精彩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