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浮生缘,几世劫

    风会哭啸,会惊醒残月, 那明灭的身姿在星河里摇曳。 白鹤孤唳,会呕出心血, 那纯洁的灵魂在人间迷醉。 远黛的浓云散了未? 前路的雾气又付与谁? 念你朝不思,夜不寐, 乡关咫尺, 亦作红颜枯叶碎。

  • 愿作漆黑中的一缕光

    为什么你愁眉不展, 盈动着泪光? 失意的眼眸,布满了迷惘。 其实,并非世间缺乏光芒, 而是你的思念过于明亮。 仿佛启明星在夜幕闪耀, 无尽的寒意聚集中央。 为什么你仍旧沮丧, 低垂着脸庞? 沧桑的面孔,布满了悲凉。 其实,并非世道冷暖无常, 而是你的

  • 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

    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 将落未落,我只能 惴惴不安地 感受着你的喜怒哀乐 你的眼睛是美丽的湖泊 睫毛的堤柳岸树 忠诚守卫着 两汪清澈而纯粹的寂寞 我就像是一颗晶莹的露珠 不舍昼夜、不辞辛劳地 往返于,你快乐或 忧伤的城池和领地 思念走在路上,沿途不停地 放

  • 稻田

    一棵不落叶的高树,暮色里 割过秋天的田野 那长久静静地河流等着孤独的影子 伸向天边远远的一片 像漂泊在暴风里落难的帆 使我想起勤劳的庄稼汉,冗长的回忆 没有一个雕像比田间的景色更为静默 成熟的金黄,从日到夜 吻着暗色的水和浑浊的悲伤

  • 如果我离开了这个世界

    如果有一天 我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你会不会流泪 悲恸 会不会好长时间都把我想念 如果有一天我去了 你会不会孤单 会不会独守空房的一个人伤感 如果我去了 不知你是什么样的状况 你会不会怀念我们的过往 以后 再也见不到的两地苍茫 为我的离去 痛哭一场-------

  • 爷爷的坟

    爷爷死得早 我脑海中已没有了他的记忆 模糊的轮廓 省略着父亲的表述    每年的清明 我都要去爷爷的坟前 除草 然后磕头 而父亲习惯在爷爷的坟前 倒杯酒 就象他眼里斟満的泪水    我和爷爷近在咫尺 虽然我们无法用语言沟通 但我却能感受爷爷的气息 我总会

  • 五月 一地感伤

    五月,缤纷幽香 而我,却一地感伤 行走在自己的城堡 用麻木的舌尖 清洗创伤 俯身,拥抱自己 用暖,驱走所有的凉 再用飘落的丁香 埋葬所有的忧伤 希望六月 会给我一束暖阳

  • 只想与你捻梦化蝶

    流年像雾非雾 往事似花非花 曾几何时微笑渐渐隐于眉眼 曾几何时情话渐渐掩于唇齿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没有平白无故的爱 是爱的不深还是思之不切 是指缝太宽还是光阴太窄 尘缘似淡梦 回眸留浅笑 陌路尘缘 谁为谁痴狂 情满情殇 谁为谁悲伤 从不问前尘往事谁对谁

  • 五月,一滴泪流入夜的伤口

    花蕊掩盖了泥泞的疼痛 一只蚕在桑叶上行走 在唐诗的句子里,寻觅 爱情的忧伤 五月的西江,一片酡红 夕阳在酒幡上摇晃 母亲的背影渐行渐远,我只能在梦里 遇见慈容,醒后,剜心的疼 我想起八年前的五月 在雅安,在映秀,一滴泪 流入夜的伤口 废墟下的女孩 一

  • 雨后

    连绵的雨停了 树的片片叶尖 垂悬着透明的雨滴 不知道是沐浴后 树叶戴上的晶莹珍珠 还是整天被雨水浇淋 噙着的辛酸泪水 始终挂在眼角 不愿离去 手上的伤好了 每逢天气变化隐隐作痛 不知道是伤口在痛 情感在痛 还是心灵在痛 时间在痛 始终有道看不见的疤痕 难

  • 病中父亲

    生病 医院的走廊里,有许多床 父亲被许多的管子 捆绑在上头 父亲开始不觉得是病 天热中暑 刮、扭用土法子 就能将其赶跑 谁都没想到,是血栓 在血管内作祟 潜游累了,随意一坐 父亲一只肾 就判了死刑 窗外,狂风骤雨 我害怕血栓落进太阳里 世界从此成了摆设

  • 写给父亲的检讨

    七月半,父亲 我为您打好两封纸钱 一封是我的检讨 一封是母亲的叮咛 您揍我的黄荆棍没找到 真想递给您再揍我一顿 九年,您瘫痪在床 也不忘对母亲发号施令 母亲常给我们爆料些 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 中秋节母亲给你喂月饼 还粘着饼盒里的防潮粉 您却吃得满口生

  • 致母亲

    幸福还没开始,悲伤却成永恒。 生活才刚起步,往事已成追忆。 光阴缓缓流转, 没有你的18年暗如永夜。 仰望夜空, 那颗温暖的星与我对视, 可是你慈爱的目光? 孤独寒夜里, 坚强的泪水,是儿子流淌的思念。 重逢的梦中, 妈妈的笑容,是世间最期待的亲切。

  • 再见过往

    终于 已看不懂曾经写下的文字 那些明媚的忧伤的不痒不痛的 过往如浮萍 无根无依 被时间分散的记忆 溃不成军 将思念一网打尽 世界整片荒芜 心忽然出奇冷静 没有烟圈 没有酒精 没有狂欢 捱过最真的疼痛 或许无惧无畏生活 食量也增加 身体却渐单薄 某一天 清晨

  • 过年了,奶奶

    爆竹声声,响彻云霄奶奶,过年了。已是多年未见 这阳光普照,这温暖如潮 山上的马尾松青里泛白 远看去,就像山村散发出的 尖锐的光 那是爷爷种的,即便他不在了 他的树也在年复一年地为我们 值守着。所谓的爱与传承 不过如此 终于轮到你了,奶奶。对不起我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