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我爱阅读网。

我爱阅读网

  • 不要试图去解释这个世界上任何的误解和扭曲

    不要试图去解释这个世界上任何的误解和扭曲,存在的都是真理,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虚头,他们一定付出了你没有想到的努力和代价,才华、机遇、运气、努力、外貌,甚至是不光彩的事情,都是存在,没什么值得怀疑。

  • 这个世界本就邋遢,所以没有什么可怕

    这个世界本就邋遢,所以没有什么可怕。每个人都有无法发泄的苦涩,都有无力排解的抑郁,而生活在这里的我们,哪一个不是拼尽全力,甚至不择手段地活着。

  • 为什么要挣扎?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处,用不着使力挣扎的

    为什么要挣扎?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处,用不着使力挣扎的。我一定放弃任何抵抗愿望。一直向下沉。不管它是带咸味的海水,还是带苦味的人生,我要沉到底为止。这才像是生活,是生命。我需要的就是绝对的皈依,从皈依中见到神。我是个乡下人,走到任何一处照

  • 碰到好的欢喜的东西,总是要留得一份清淡余地

    碰到好的欢喜的东西,总是要留得一份清淡余地,才会有中正的情缘。有时会故意的若即若离。因极希望它存在并且长久。所以,不容许自己沉溺。一直以来就是如此自制。

  • 从叶到花或从花到叶,于科研是一个过程

    从叶到花或从花到叶,于科研是一个过程,而于生命自身则永远只在此刻。花和叶都是一种记忆方式。果子同时也是种子。生命是闪耀的此刻。不是过程。就像芳香不需要道路一样。

  • 我们被挟持着向前飞奔,既无从呼救,又不肯放弃挣扎

    1、我们被挟持着向前飞奔,既无从呼救,又不肯放弃挣扎。 2、为一个诺言而信守终生?为一次奉献而忍受寂寞?是的,生命不应当随意挥霍,但人心,有各自的法则。 3、任你是佯装的咆哮,任你是虚伪的平静,任你掠走过去的一切,一切的过去。这个世界上有沉沦的

  • 承诺之所以存在,并不是为了遵守,而是为了背叛

    承诺之所以存在,并不是为了遵守,而是为了背叛。违背过承诺的人不会再轻信任何承诺,但亦不会阻挡别人的承诺,在许下承诺的那一瞬间,我们都很真诚,也未曾相欺。但世事难料,风云莫测。有时,我们不得不背叛从前的自己。

  • 做一件事,先搞清楚目的,你才能搞清楚重点

    做一件事,先搞清楚目的,你才能搞清楚重点;搞清楚重点,你才能学会做事的时候从最重要的地方着手,次要的相对的忽略,从而达到最高的工作效率。

  • 这么多年,有些事像一只插销,死死地别在心门上

    这么多年,有些事像一只插销,死死地别在心门上。锈了之后,里面的打不开,外面的进不去。停顿的间隙,岁月好像咳嗽了一声,提醒我们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被想起,什么不该被想起。时代,看似绵长,优柔寡断,而一旦它背弃起你来,轻易得就像一个陌

  • 在不违背原则,不违法的前提下,对别人的请求,能帮就帮

    在不违背原则,不违法的前提下,对别人的请求,能帮就帮,不能帮要说出客观理由拒绝,不要让人家感觉你主观不帮,而且不要含含糊糊,拒绝要干脆,让人家好找别人帮忙,别因为你的犹豫耽误了别人,到时候对你怀恨在心!

  • 男人选择了怎样的女人作为终生的伴侣就等于选择了过怎样的生活

    男人选择了怎样的女人作为终生的伴侣就等于选择了过怎样的生活。好妻子就是好日子,成功男人背后必有一个好女人,幸福男人的身边必定有一个好女人。好女人是一所学校,母亲是男孩的学校,女人是男人的学校,男人的好坏全在女人的调教,调教不是管教,是潜移

  • 如果世上没有美酒,男人还有什么活头?

    如果世上没有美酒,男人还有什么活头?如果男人不恋美色,女人还有什么盼头?如果婚姻只为生育,日子还有什么过头?如果男女都很安分,作家还有什么写头?如果文学不写酒色,作品还有什么看头?如果男人不迷酒色,哪个愿意去吃苦头?如果酒色都不心动,生命

  • 临终之际,若一毫凡圣情量未尽,纤毫思虑未忘便乃轻重五阴去也

    1、临终之际,若一毫凡圣情量未尽,纤毫思虑未忘便乃轻重五阴去也。 2、敞开心扉,宽容的对待别人你就会拥有全世界,记住,千万别为利来,为利往,笑看人生,你就是最幸福的人。 3、笑着应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

  •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只能相见一次的人,有太多只盛放一次的花

    1、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只能相见一次的人,有太多只盛放一次的花。 2、人生中能闲下心来静静品味的,不是你的票子,而是一缕缕青烟似的飘渺回忆。 3、当你在高处的时候,你的朋友知道你是谁,当你坠落的时候,你才知道你的朋友是谁。

  • 只要把垃圾都藏在黑暗之中,世界看起来自然就歌舞升平了

    1、只要把垃圾都藏在黑暗之中,世界看起来自然就歌舞升平了。尾田荣一郎《海贼王》 2、人的心只容得下一定程度的绝望,海绵已经吸够了水,即使大海从它上面流过,也不能再给它增添一滴水了。维克多雨果《巴黎圣母院》 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