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谁借走了笙歌》

383人看过我爱阅读网

也许一个王朝的覆灭,只是为了证实,纷繁世间,无数的错过与过错。倾城笑,相忘江湖,咫尺天涯。

总有一天,世界绝望时,所有相亲相爱的人,都可以变成敌人。

死并不可怕,比死更可怕的是,所遇非人。

爱情里包括背叛,相爱的人,从告别那天,便已消失在世界尽头。

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个人记住另一个人,不是你,就是别人。

在乱世,一个女人,所能依赖的全部信仰,只是能给她安稳的良人,与爱无攸。

爱情大抵如此,不是舍弃就是成全。

每个人的心上,都住满了伤口,无论哪一个伤口痊愈,另外的伤口仍旧在。而幸福却是构架在伤口之上,一如万千花朵的凋零。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相遇,是前世相欠,佛才令他们今世偿还。

当我想你时,我就会去找你,天涯海角,无论你在哪里,我总是会找到你的。

是不是每一种开始,都必须经过万千隐忍,方可泅渡至岸?

我以为,每一场遇见,都会有一个完满的结果。可我忘了,有些遇见即是劫难,一旦开始,将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真心,即负心。原本当不得真。只是,女人总以为任何事,都会永不变质,于是,轻信诺言,轻信谎言。最后,将爱情也一并轻信。

我以为,留在城堡里,童话便一生一世。

我开始知道,金屋藏娇,不过是每个女子对于爱情的梦想,以为锦衣,以为玉食,原不过是盛世假象,是一场以爱的名义铺设的虚壳,脱下华丽外衣,只剩一地废墟。

也许最美的爱,是终于可是笑着释怀。

总有一个人,等着来渡我。我们会天长地久,一生一世。

爱是穿肠的毒,一旦侵蚀,无药可救。

女人总是宁愿相信谎言,也不肯接受事实。

原来能写情深款款闺怨之作的诗人,并不能证明,他就长情良善。文人一旦变心,比将军、武夫更令人齿冷。

女人在面临危机时,总以为伤害自己的,是另一个女人,却忽略了她们信以为天的男人。

我一直没有回头,我无法回头,如果我不回头,大人,您是否会为我流一滴眼泪。我不知道答案,也看不到答案。

有种鸟,一生只飞一次,而那一次就是它落地的时候。花亦是如此,开得最绚烂时,将士它枯萎的时候。

在我无数次的梦境里,我总能见到一个骁勇的英雄,白衣胜雪,有力拔山河的气势,站在急流的渊罗河中央,无声凝望着我,死亡一般的眼神,如花朵盛开,又凋零。

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一定要在渊罗河的对岸等着我,那时,所有的矢车菊都将绽放,那时,不会再有战争,太阳也将只有一个,那时,我会是东方的王。

很多时候,能够骗自己的,不是别人,恰恰是我们自己,只是,我们都不愿相信是自己错了而已。

当一个人受伤时,他便会将自己的心包裹起来,伪装得越好,便是伤得越深。

我们都知道,那些呼啸而过的记忆,再也回不去了。时间不对,一切就都不对了。想象中的无数次再见,是以如此陌生的姿态,我是在转身的时候,开始知道,与他,是一条注定错过的线。

世间事,像一出棋。绕转迁回,也预料不到结局。

天荒是存在的。它在一个离我们遥远又支持的地方。花朵遍及,四季如春,川流清澈,所有的人都扬着脸微笑,我梦里都希望可以抵达的天荒。

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就会知道,哪里都可以是天荒。

谁都控制不了全局,就连爱情也不能。我们以为是这样,而结局往往背道而驰。

我终于抵达天荒,一个人的天荒。

当绝望冷成沙漠,当剑锋刺出腥血,当火焰燃成灰烬,当嘶喊变得万籁俱寂,当所有的所有,都奏成一曲离别的笙歌,痛,已经让我哭不出声,它蔓延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我想,我的麒麟兽会记得,我满头苍白的发会记得,我所有的等待和忧伤也会记得,我曾经无望又绝望地爱过一个少年。

你再也遇不到我,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像我那样,奋不顾身地爱着你了。

  推荐阅读:
    本文链接:http://www.woidu.cn/shangganwenzhang/14459.html

    《纪-《谁借走了笙歌》》读后感0